当前位置 :
一百元钱
 更新时间:2022-12-09 03:01:20

一百元钱

一百元钱

阿珍的女主人早上去上班前,交给阿珍一百元钱和一张乘车卡,要阿珍去给她充五十元车费。阿珍点头答应。

“充值店就在小区大门口左边第一家。”女主人又补充说。

“我知道的。”阿珍回答。

阿珍把小孩送进幼儿园后,回来经过充值店,就走了进去。充值店只有一间门面,门口的一张桌子上摆着一台电脑,却没有人。阿珍叫了一声:“有人吗?”

“来了!”后面答应一声,从三合板格着的里屋匆匆跑出来一个女人,年纪和阿珍差不多,大约也就四十多岁光景,胸前挂着一块厨房围兜,手上湿漉漉的,好像是在做早饭。

“充五十元乘车卡。”阿珍手上拿着百元钞票和乘车卡说。

“好的。”店老板连忙坐下,打开电脑,接过阿珍递过来的乘车卡,一边急匆匆地进行操作,她望了一眼阿珍手上的一百元钱,顺手从抽屉里抽出一张五十元,扔到阿珍面前;过一会儿说声:“好了。”就把乘车卡交给阿珍,阿珍刚捡起五十元钱和接过乘车卡,外面又进来两个人,一下子就挤到了阿珍的面前,好像很急,是来充手机话费的,阿珍被撞得往后退了一步,就到了门外。这时一百元钱还在阿珍手里,老板似乎早把阿珍给忘了,正在和后面进来的两个人说话。阿珍这时犹豫了一下,转身就离开了充值店。

一路上,阿珍心里咚咚直跳,回头看看,店老板没有出来。心想老板现在肯定没有发现,今天等于是白捡了一百元钱。可是自己怎么会干这种事情呢?以前自己是从来都没有干过这种事情的啊!等会老板发现了会不会找上门来?还是还掉吧!她站住了,想回头去付钱。可是转眼一想,刚才都没付,现在去付,别人会怎么想呢?别自找没趣了,既然没发现,还是算了吧。于是,她又望了一眼充值店,很快的回到了家里。

阿珍从农村老家到县城来当保姆有半年了。她干活是没得说的,否则东家也不会那么喜欢她。品行也应该是没问题的,虽然文化不高,但偷鸡摸狗的事可从来都没做过。可是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像偷东西一样的念头呢?阿珍呆呆地坐着,心仍在咚咚地紧张跳着,她反复寻思:是穷,手头钱太紧。丈夫早几年患了大肠癌,动了手术,把家里的一点积蓄全花光了,还背了一些债。去年丈夫又查出得了糖尿病,靠打胰岛素维持,不能干重活,只能在家做做家务,自留地里种点菜;一个二十一岁的儿子在外面打工,只能自己混自己,有时还要向家里伸手。家里的一点田地越种越亏,已经转给人家种了。为了维持家里的生活,她只得出来打工。她把每月几百元保姆工资全部拿回家去,自己身边常常连手机话费都没钱充。可是这样就可以偷吗?想到“偷”字,她浑身一抖,有一种触电似的感觉。不!今天的事不能算偷,以前家里那么困难,自己从来也没有动过去偷人家东西的念头,今天是老板马虎,自己顶多属于贪小便宜,阿珍在心里这样为自己辩解。她想把这件事情忘掉,先做家务,可是这一百元钱像魔鬼一样,老缠着她,心里不得安宁。

晚上,女主人问阿珍乘车卡充值充好了没有?阿珍回答充好了,然后就去拿乘车卡和找来的五十元钱给女主人。女主人接过乘车卡说:“钱不要给我了,明天你再去给我充五十元手机费,手机号码我写给你,免得记错了。”说着撕下一角报纸,用圆珠笔写了手机号码,递给阿珍。

第二天早饭后,阿珍送孩子去幼儿园,路过小区门口时,她一把抱起孩子,遮住自己的左半边脸,她怕充值店老板认出自己。孩子奇怪地看着她,似乎在想:平时要你抱,你总说好孩子应该自己走,今天没要你抱,你怎么抱我了。回来的时候,阿珍想,今天千万不能到这家充值店去给手机充值了。快到小区门口时,她用眼角一瞟,充值店关门了。她于是放心地走过去,可是心里却在想:充值店为什么会关门呢?是不是发现少了一百元钱心里懊恼,不想开了呢?这可是一爿小店啊,一个月可能也挣不了几百块钱,自己这不是害了人家吗?

中午,阿珍一个人在家吃中饭,她随便热了点昨晚的剩饭剩菜。为了驱走那个令她心烦的魔鬼,她打开了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新闻,法院正在审判一个受贿几千万元的贪官,过一会又播放一个贪污了几百万元的村干部。阿珍想起自己村里有的村干部,虽不知道他们贪污了多少,但看他们家里没几年就盖起了大楼房、买起了小汽车,肯定捞了不少好处。自己和他们比,这一百块钱,也算不了什么。这样一想,心里竟慢慢平静下来了。

下午,阿珍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后,想起女主人交代的手机话费还没充,于是她下楼往小区大门去,准备到别的地方找充值店。快到大门口时,远远望见充值店又开门了,她心里一惊,生怕店老板认出自己,连忙低着头匆匆快步走过。小区门口是个交通要道,来往车辆很多。阿珍走得慌张,没看到对面正亮着红灯,一声刹车的尖利嘶叫,右边一辆小轿车紧贴着阿珍的身体停了下来。“你找死啊!”轿车里伸出头来,对着阿珍破口大骂。阿珍早已被吓懵了,睁大着眼睛呆呆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晚上,阿珍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觉得这一百元钱是个祸根,不仅搅得自己心神不宁,说不定哪天还会要了自己的性命。她想起上初中时语文老师教的“不义之财不可得”的话。终于,她穿衣起身,轻轻地开门出来,走到小区门口。这时人已经很少了,充值店已经关门打烊,保安也趴在门卫房桌子上打瞌睡。阿珍悄悄走到充值店门口,看看周围没人,很快地将手心里捏着的一张折叠起来的百元钞票塞进卷闸门下的缝里,然后深深地呼出一大口气,舒坦地回来睡觉。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她是我朋友
下一篇 : 生存的法宝
查询网(393r.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393r.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