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梦魔
 更新时间:2022-12-08 17:11:48

一个短发女人向我走来,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我下意识的躲闪,抬头看见她的五官,斜着的刘海下有一双神秘的眼睛,她的嘴角上扬,却分明带着冷漠,这种女人,不能算是美女,但有种独特的气质。当我的眼睛与她对视,我的步伐已经跟着她游离……
她带我来到了她家,有种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墙上倒挂着一排排黑色自行车,那些车子很破旧,老式的那种,地上也摆满的自行车,自行车的座椅被撬开,露出生锈了的弹簧,像一个被掰断脑袋的玩偶……或者可以想象到,你把头放在座椅下,就会一屁股被做成肉饼,脑浆四射。
我默不作声的陷在了墨绿色沙发中,心里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来这儿,刚想找个理由脱身,之间那女人顺势把我按倒在床上,眼神中透漏一丝邪恶,我从她的瞳孔中看到了欲望。一个字母忽然间在我脑中闪过……S 。。。她是s 吗,我的心凌乱了,我原本坚定要走的心开始妥协。她拿出手铐试图要给我反扣在沙发上,不……不能这样……我的内心极力挣扎,可是行为分明在顺从,她从沙发的空隙中掏出一个假阳具,我忽然感到内心在作呕,那女人开始变得面目狰狞,甚至要把我吃掉!我说:“我想用自己的工具,我回家拿”其实我想找个借口逃脱……我没命的奔跑,一口气跑回家,才发现,我的钱包落在那女人家里,里面有我的各种证件!她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我想……

可是回去取,那必死无疑。可是各种证件会暴露我的隐私,我只有硬着头皮原路返回……可是我再也找不到那女人的住处,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在一个倒闭很久的小餐馆门口,我听到了警察搜捕的声音。里面的门敞开着,我刚想溜走,不巧却被警官发现了……我只能停止脚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个警官的声音好熟悉,“啪”后面有人在拍我,我吓得身子一颤。
“ 哦~刘警官”我瞪着圆眼睛,“怎么这么巧”我心想
我以前也做过警察,后来转行,所以警署部有很多熟人……
在和刘警官交谈的过程中,他意思是希望我和他一起共同调查少女失踪的案子。
这条街很容易走迷路,最近发生多起少女失踪案。
我一边听着,一边朝里屋望了一眼,一个短发的女人!不过和我要找的那个女人长得好像,我不禁心里一惊。
原来她叫阿奇,是那个神秘女人的姐姐,那个神秘女人早在一年前就死了……死于艾滋病……
我愣在原地,好像背后有一只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我,后背的脊梁骨阵阵发冷……
阿奇说完,猛然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我,眼中写满的怨恨!口中念着我的名字!
我疯了,后退两步,夺门而出,我没命的奔跑,好像浑身的血液都有可能传染上艾滋!我慌乱中推开一扇门,门外面有很多人,他们没有头发,走路迟缓,当他们转过头的一刹那……腐烂发出恶臭的脸向我扑面而来,嘴里留着绿色的溶液,身上到处是被鞭打的伤痕,血肉模糊中,沸腾的气泡在血管中涌动……我用尽全身力气把门关上,接着开始没命的狂奔!
我觉得我要死了,可是我必须要活命!我的头隐隐作痛,身体要散架了,我开始害怕,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传染上了病毒……我顺手推开了另一扇门。

模糊间,我看到金碧辉煌的大堂,这里将举办一场盛大的舞会。我精疲力竭的找了个角落坐下,这时有个服务生端着一小碟芝士蛋糕走过来。
“小姐,您没事吧,要不要来块甜点~”一个清纯可人的女生站在我面前,穿着女仆的装束,我回过神来,也许她能救我出去。我欲言又止,我竟然从后背抱住了她,她的身上有种淡淡的花香味儿,皮肤细腻白嫩,先前的恐惧感渐渐褪去……
正当我的手触碰到她的下体时,啊……他的阳物立了起来,原来他是男生……我瞬间失了欲望。他羞愧的看着我,说不要把他的秘密告诉在场的人。
“但你要答应帮我一个忙”我眼神坚定的看着他。也许他就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
他答应帮我,并且带着我从后门的电梯逃走,就在关电梯的一瞬间,一双苍白而长满皱纹的手挡住了电梯门。是一个老太婆,她后面站着一个老头。是那神秘女人的父母?! 我下意识的想。没错……老太婆拼命的要进电梯,另一只手拿着锋利的尖刀要刺向我,电梯到了一楼。我又没命的跑……可是不见刚才救我的服务生……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街上的出租车一辆接着一辆,可是我怎么招手,司机就是看不到我!飞驰的车子从我的身体穿过,可是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眼看凶恶的老太婆要追干上来了,我只有不顾死活和她血拼了……可我手无寸铁,慌乱的从口袋里翻出一只钢笔。老太婆挥舞着尖刀,我果断的像她的眼睛扎去,眼睛被我扎瞎了,我又使出浑身力气,朝她的脖子扎去,钢笔死死地扎在了老太婆的颈部,鲜血直流,老太婆倒下了,可她还没死,双手试图要掐出我的脖子!我捡起丢在地上的尖刀,向她的脸划去,一刀两刀……疯狂地划着!一种莫名奇妙的快感直击我内心,我一点点的把她的头切了下来,在她的腹部连续捅了十多刀,这我才停手……
老头看到他老伴儿死了,手里握着斧头,像要一斧头把我劈成两半,我慌乱中从地上拾起一把手枪,可是没有子弹!斧头从我头顶顺势披下来,在离我几厘米的距离,斧头停住了,紧接着老头的腹部开始渗血,染红了整件衬衣,上半身被横着劈开,剩着两条腿站在原地,被劈开的刨面开始向外喷血,喷到我的衣服,脸上到处都是,我抬起头,看到了服务生清秀的脸……

梦魔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393r.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393r.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