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周公怪谈
 更新时间:2022-12-08 18:36:11

楔子

周公怪谈

“景思维,你给我站起来,昨晚是不是又通宵去了!”数学老师怒不可遏地瞪着趴在课桌上酣睡的景思维,一脸的阴沉。

“没有,我刚才是在想黑板上的数学题。”景思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混账!你想题还能在梦里想吗?既然你说你在想题,好,那你就上来做做看,如果做到了,我就信你!”

于是,景思维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讲台,刷刷两下把题做了出来。数学老师对此付之一笑,可当他看完解题过程后,顿时惊异不已:“景思维,你成绩那么差,这道题怎么会……”

景思维对数学老师的质疑充耳不闻,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坐下。数学老师见景思维对自己置之不理,便知趣地继续讲课。

下课后,王聪偷偷地把景思维拉到一边:“思维,刚才那道题你是怎么做出来的,有什么诀窍就快告诉我,咱们可是好哥们儿呀!”

“没什么。”景思维丢下这句话就扬长而去。

在此后几天,每每日练,景思维居然都位列第一,这更勾起了王聪的好奇心。

在第四次日练考完的晚上,景思维坐在床上休息,王聪又不住地问道:“思维,你就说一下吧,要怎样做才能像你一样让成绩突飞猛进呢?”

景思维对王聪的话爱理不理,依旧旁若无人地摆弄手中的手机。

“得了吧,他肯定是用极其高超的方法作弊抄的呗!”一旁的苗语搭话道。

景思维听完苗语的话就坐不住了,他放下手机,一脸谨慎地对两人说:“我的确是作了弊,但不是用抄的,而是在请‘周公’帮忙。”

“哦?说来听听。”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景思维卖起了关子,“泄密会受到惩罚。”

诡帖

半夜,趁着苗语睡着的空当,王聪小心翼翼地拉着景思维出了寝室。走到阳台尽头后,王聪立马说出了自己的意图:“思维,我知道你喜欢我妹妹很久了,如果你愿意告诉我‘周公’的秘密,我保证有办法让她依入你的怀中。”

“可是,我说过,泄露秘密会被‘周公’惩罚!”

“那么说你就是放弃交易喏?”

“呃……如果我告诉你‘周公’的秘密,你真的有办法让寒儿成为我的女朋友?”

“我用我的人格保证。”王聪双眼坚定,“那你决定好了吗?”

“不要变卦!你敢骗我有你好看,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跟你交易!”景思维眼中闪过一丝不安,“秘密全在一篇帖子里。”

说着,景思维掏出手机打开网页书签,一篇名为“周公解惑”的帖子顿刻映入眼帘:

上学一族们,你们还在为考试不会做题而伤透脑筋吗?不用担心,你们的福音来了!

LZ我告诉你们一个小偏方,但是你们千万别把自己看到的内容告诉别人哦:若题弗易,可先眠去。梦中有仙,非凡卓境。仙曰周公,助汝绩力。试前一眠,无忧无虑。

那么,说了这么多,该如何请周公呢?也很简单,你只需在午时十二点整,带着一个活人到墓地任意一碑坟墓前,咬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滴点在活人前额上,让那活人成为祭品。随后你大喊一声“比命若力”,将祭品留在坟前就可以离开了,睡一觉之后,你将拥有请周公的能力。不过要切记,祭品一定要留在墓地,而且一定要是活人,不然后果自负!

王聪看完帖子,一把疑问顿时在心中浮现:景思维的祭品是谁?他的祭品是否还活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请周公还有什么后遗症?

景思维见王聪若有所思,一动不动,便推了王聪一把:“嘿,想什么呢,别忘了你的承诺啊!”

“一定一定。”王聪立马回过神来故作轻松道,“咱还是快回寝室吧,省得被苗语发现!”

景思维点了点头,和王聪蹑手蹑脚地摸回寝室。回到寝室后,两人的冷汗即刻顺着额头滑到腮颊上,因为苗语不在床铺上,他很有可能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这下糟了,这篇帖子我让你一个人知道已是犯了大忌,现在又被苗语偷听,我是凶多吉少了。”景思维愁容满面地抱怨道。

“那你该怎么办啊?”

“不知道,我只有问问发帖那个人了!”说着,景思维急切地打开了电脑,找到了那篇帖子。

“阿聪,我没有百度账号,申请太麻烦了,借你的号用用行吗?”景思维转身问道。

“可以,不过我输入密码的时候你不能看。”

“没问题。”

等王聪登陆完成后,景思维就迫不及待地给发帖人发了一封私信,询问自己该怎么办。可一晃半小时过去了,楼主竟一点动静都没有,景思维只好悻悻地关掉电脑,爬到床上寐寝。

王聪见景思维已经前往梦的世界,便也关灯睡下了。

周公不做题

第二天清晨,空中飘着细小的雨珠,给学校笼上了一层烟雾,让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景思维刚睁开朦胧的睡眼,就差点吓晕过去,苗语正弯腰趴在他的床前,嘴都要挨到他的脸上了。反应过来后,景思维才故作镇静地吼道:“你干什么!”

这一吼把王聪给吵醒了,他盯着景思维漫漫然道:“你一大早鬼叫什么?”

“我一醒来就看到苗语趴在我的床边,他的嘴都快碰到我的脸了!”

“那他可能喜欢你哦!”王聪一脸戏谑地调侃道,“那他什么时候走的?”

“去你的!你看他现在不还站在我床跟前吗!”

“你开什么玩笑,现在明明就只有你我两个人在寝室!”

景思维听完王聪的回答后顿时神情复杂起来:“难道……”

“别想那么多了,还不快看看发帖人给你回复没有。”

“哦,差点忘了。”景思维目送苗语走出寝室后,就开始和凌晨一样的步骤,开机,找帖,登陆,没想到楼主已经有了回应,而且回复内容不止一条。

“哎呦,不错哦!”王聪笑着和景思维一起细看楼主的“劳动成果”:这位帖友,如果你真的让两个人知道了帖子的内容,那么你必须在明天这个时候之前杀掉他们其中一个才可自保,否则七天后,你将被你所请的周公反噬!

还有,这七天内,你最好不要请周公,这几天周公‘不做题’!如果你非要请它给你做题或者剖析现实,必须用自己的阳寿交换!

看完回复后,景思维心中的半块石头才算落地。他忧怨地看着王聪,让王聪浑身都不自在:“思维啊,你看我都要把妹妹交给你了,你就别杀我了吧!”

“我又没说要杀你,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一起杀苗语。”

“只要不杀我,什么事都没问题,这件事我帮定了!”

“只不过问题是现在根本不知道苗语在哪儿!”景思维单手托着下巴说道,“而且刚才的‘苗语’我看得见,你却看不见。”

“可能是你的幻觉吧!”说着,王聪就往外走,“我去见我妹妹去了,回头再说。”

“Okayfor。”景思维使劲点了点头。

出了宿舍楼王聪立即给苗语闪了一个电话:“语哥,你真打算在今晚动手吗?”

“嗯。”

“景思维也打算在今晚把你干掉。”

“什么?”

“昨晚我念的那篇帖子想必你已经听到了,就因为这样,他犯了禁忌,便急匆匆地询问发帖人对策。”王聪顿了顿,“今早发帖人告诉他只要他杀了我们中的一个方能保命。因为我和他走得比较近,所以他选择杀你!”

“他还真是怙恶不悛,先用我女朋友做祭品,现在又想来杀我,我一定不能让他得逞!”

“是啊,好在今早把他吓了一遭,我的演技还行吧?”

“凑合算得上,你只不过假装看不见我而已。”苗语静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继续说话,“你今晚十二点想个办法把他引到校郊墓地上,我们再联手干掉他。”

“行,再见。”王聪慌忙地挂了电话,因为他看到王寒正在向他招手。

墓地决战

日落,夜至!

王聪一脸兴奋地走进寝室,气喘吁吁地对景思维说道:“告诉你两个好消息,第一个是我妹妹在我的深情渲染下同意和你交往了!”

“这真是太好了,那……另一个好消息是什么?”不知道王寒本来就喜欢他的景思维兴致勃勃地问道。

“我现在已经取得了苗语的深度信任,待会儿我们就可以出其不意地把他干掉!”

“什么意思?”景思维激动地关掉了电脑。

“苗语打算今晚杀掉你,可是他害怕就他只身一人会出岔子,就用一千块钱作为报酬让我助他一臂之力。但是我妹妹马上就要成为你的女朋友了,我怎么能让你死呢?所以我就将计就计,把你需要杀人保命的事说给了他,让他误以为我已经踏上他的贼船,好让他放轻防备,然后……你懂的!”

“没想到你小子挺有一套的呀,还会下这么深的计!”

“那是那是。”王聪得意一笑,“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咱们现在就去校郊墓地吧!”

“去那儿干什么?”景思维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那里就是苗语埋伏的地方。”

“好吧,那走吧。”说着,两人就急匆匆地向校郊墓地走去。

到了墓地,暗沉一片,夜空中偶尔飘过几声鸦鸣,好似在预示着死亡。景思维和王聪不紧不慢地移行到一碑坟墓前停了下来,然后开始左顾右盼。

谁料到就在这时,王聪突然从背后把景思维按倒在地,接着向墓碑后面吼道:“苗语快动手,不然就没机会了!”

话音刚落,苗语就从墓碑背后闪现出来,一脸的狡黠:“嘿嘿,没想到吧,明年的今天将会是你的忌日!”

说着,苗语从裤兜中抽出一把匕首,缓缓向景思维靠拢,随后猛一下刺入了王聪的心脏。

“你,你这是为什么?”王聪满面不可置信的神情。

“不为什么,你知道我们学校只给年级前十的学生派发保送名额,而我刚好在你之后,是第十一名,要是杀了你,我就能和王寒一起留学了。”苗语付之一笑。

“为了这个至于杀我吗?”

“当然不止这个原因!”景思维拍了拍裤腿上的土尘,“你还记得一年前被你戏弄那个女生吗?她是我前女友,她就是因为你才会出车祸到天堂去的,所以你该死!”

王聪的眼内迅速布满血丝,缓了缓才继续问道:“同时也是为了破除周公的诅咒吗?”

“呵呵,你居然还相信那些,那篇帖子根本就是我编发的,全是些天马行空的东西。”景思维咧着嘴笑了起来,“当然,那篇楼主回复也是我自己写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要用你的百度账号给楼主发私信的原因!”

王聪咬着牙齿,竭尽全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愤懑地摇了摇头:“你这可耻的混蛋!”随后又将头转向苗语:“为什么,为什么他害死了你的女朋友你还要和他结盟?”

“笨蛋,我到目前为止可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请问思维要怎么杀死我的女朋友呢?”说着,便和景思维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王聪见状,一边暗笑自己愚昧,一边仰天长啸:“苗语,别废话了,要动手就痛快些吧!”

苗语听后,毫不犹豫地将刀锋向王聪的腹部刺去……

不该出现的人

景思维和苗语处理完王聪的尸体,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无星无月的夜空为墓地平添了一股诡异的气氛,令人不寒而栗。

这时,苗语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瞪大了双眼:“对了思维,你的成绩是如何做到突飞猛进,从而骗到王聪的呢?”

“这个嘛,本来不便多说,不过现在这里没人,我可以告诉你,原因就是……”景思维将嘴支到苗语耳前细语一阵,然后笑着向墓地出口走去。

苗语听罢景思维的陈述,一股无名火瞬时涌上心头,握着匕首快步冲到景思维身后,一刀插进了景思维的脊骨。

景思维被剧烈的痛感征服在地,嘴角不停地滑落着血流:“苗语,你疯了吗,你干什么?”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关系户!”苗语擦了擦眼角的晶莹又接着说,“想当初,凭我的成绩也是上一级高中的料,哪想到关系户成群扎堆,就这样把我挤到了这所二级高中!”

“这跟我没有半分钱关系,你杀我干嘛?”

“哼!关系户没一个好东西,我这是替天行道!”苗语一边说话,一边将刀从景思维体内抽出,疾速插入了景思维的喉咙。景思维无力反抗,他只记得自己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看到了王寒的身影。

苗语看着突然出现的王寒,一时惊慌失措起来:“王……王寒,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都能在这儿,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再说了,我到这儿来是祭奠我哥的,难道这都不可以吗?”

“祭奠你哥,你什么意思?”

“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哥今天下午在街上被一幢楼上掉下来的广告牌给砸死了!”

“这不可能吧,我刚才还看见他了的。”

“不信拉倒!还有,我要问你,这是怎么回事?”王寒指着地上没命的景思维怒目圆睁地问道。

“这……”苗语想了想才继续说道,“他刚才杀了你哥,我……在为你哥报仇!”

“别跟我扯谎,我哥今天下午就死了,景思维怎么可能在刚才杀了我哥,快跟我说实话。”

“我说的都是真的。”苗语脸色刷一下变得煞白,因为他话音刚落,就看见不远处王聪正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这时,倒在地上的景思维也忽地从地上爬起来,将嘴角咧到一种诡异的弧度:“杀人偿命,纳命来吧!”

苗语害怕极了,拉着王寒的手就往墓外跑,跑出老远的距离,才停下脚步大口喘着粗气。苗语将头转向王寒,正想说话,却被吓的连退几步,王寒竟然没有瞳仁!

王寒没有给苗语说话的机会,头上幽长的头发万根齐发,没多久就把苗语完全包纳在内,苗语看着眼前渐渐缩小的视角,绝望地闭上了双眸……

真相

苗语猛地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鬼气森森的白床上,四周也全是清一色的白。就在他疑惑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王寒从门外走了进来:“你醒啦?”

“嗯……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

“刚才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在校郊墓地晕倒了,让我去救你,然后你就在这儿了。”

“那么是谁给你打的电话,他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而不是别人?”

“我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也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会选择给我打电话。”王寒一脸的不解,不像在说谎。

苗语见状,想了想又心虚地问道:“对了,你在墓地看到景思维了吗?”

“景思维是谁?我不认识啊!”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怎么会不认识他?”

“我是真的不认识啊?”王寒面部写满了委屈。

苗语闻言,心中波澜不断,强咽一口唾沫后又问道:“那你哥现在怎么样了?”

“我哥?我没有哥哥啊。”王寒的回答再次让苗语惊心冻骨。

“你……别吓我啦,你怎么可能不记得他们呢?”

“我真的不认识他们,因为……”王寒突然停止了说话。

“因为什么?”苗语被吓到了,心脏飞快的跳动着。

“因为,因为—”王寒话还未毕就看见苗语晕倒在了床上。

这时,两个黑影亦时推门而入,走到苗语床边后才站定下来。

“我们这样吓他不太好吧,他这都是第二次晕过去了。”其中一个黑影抖着嗓子说道。

另一个黑影却不以为意:“谁让他仗着成绩好总欺负我们,这也算是给他的小教训吧!”

“可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死了呢?是不是你们给他吃的野生菌过量,损毁了他的杏仁体,以致把他的大脑都弄瘫痪了呢?”王寒心中升起一股寒气。

“不可能,我可是按照祖书上的剂量来的。”说着,其中一个黑影顺势将手往苗语的鼻息处探。可他的手还没有接触到苗语的人中,苗语就倏一下从床上坐起,吓得黑影向后猛退几步,摔倒在了地上。

“苗语啊,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要吓你的!”一个黑影快步走到开关前打开了日光灯,他竟然是王聪!

景思维见此状况,也苦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向苗语道歉:“对不起啦语哥,你就别把这事放在心上了,行吗?”

苗语听完两人的言语不禁翘起嘴角,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后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又没说要怪你们,你们先出去吧,我换换衣服就跟你们回去。”

“嗯!”房间内另外三人异口同声地应答着走出病房,他们没有看到苗语嘴尖那抹不易察觉的诡异微笑。

……

回到学校,四人轻悦地坐在操场的草坪上笑谈起作弄苗语的轶事,原来,苗语先前的遭遇根本不是在做梦,而是王寒、王聪和景思维三人搞鬼所致。他们先将有毒的野生菌碾成粉末倒入苗语的米粥让苗语服下,让苗语在午夜十二时时产生幻觉,将手中的锡箔纸片想象成匕首,然后景思维和王聪再假装被苗语杀死,套出苗语隐藏在内心的真相。而且,他们流的血也只不过是事先准备好的颜料罢了。至于王寒头发的异变,也只是苗语体内野生菌中某些成分分泌到杏仁体后致幻所致!

“那么如此说来,你们都知道我想干些什么咯!”

听到苗语这一席话,王聪和景思维没来由的心头一紧。巧的是,这时景思维的电话也来凑热闹,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景思维无感地接通电话,冷汗却在稍后沿着额头滴落,电话是医院打来的,他们说苗语在不久前突然停止呼吸,经抢救无效后确认死亡,现在已经把苗语的躯体移进了太平间!

景思维惊恐地盯着眼前的苗语,电话也极其配合的掉在地上摔成了两半。苗语见状,尖笑着站身起来:“看来还是瞒不住,你已经知道我是鬼了,那么我也就没有理由让你们在场所有人活着离开!”

说着,苗语把身子浮在半空中,渐渐变得透明,顶着殷红的双眸慢慢向三人靠近,只留下三声诡谲的尖叫回荡在死灰般的夜空……

周公怪谈

在一间寝室里,几个男生窝在电脑屏幕前看着一篇叫做“周公解惑”的帖子,几个人都想试一试,便把目光悄悄投向了彼此……

与此同时,在虚空中,四个空洞的声音正在回荡:其实世上本没有周公,信的人多了,也便有了周公……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不同的体验
下一篇 : 拾瓶记
查询网(393r.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393r.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6